最新資訊

康熙青花万寿尊-香港中汉秋拍先赏

2018-11-4 17:17:46

 

香港中汉秋拍将于2018年11月27日至29日在香港万丽海景酒店举行,是次秋拍中汉有幸从东瀛征集到一件质量出众、品相上佳的清康熙青花天盘口万寿大尊,并已于10月2日至3日在香港湾仔君悦酒店举办了“万寿至尊”特展,颇具轰动效应,引起了业界和学界的重视和关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林业强馆长,对康熙万寿尊及相关文物、史料进行过专题研究,得出康熙万寿尊共烧造了九只的观点,并推断其中一只在早年流向了日本。如今这只藏身日本的万寿尊现身,为日本京都饭田新七氏家族旧藏,且有明确的早年展览、出版记录,可谓传承有序,尤显珍贵。

在此之前,已知有康熙青花万寿尊5件存世,分别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上海龙美术馆庋藏,另美国纽约私人手中藏有一件。此外,北京平安大街、卢沟桥渣土场,圆明园遗址出土有万寿尊残片,故知至少烧制过有万寿尊8件。林馆长曾经预言,古人以九为度,应烧制有九件万寿尊。而是次香港中汉这件,便是第九件。也是在国内唯一一件可以公开流通的万寿尊。

此件清康熙青花万寿尊,高76.6cm,口径37.5cm,腹径47cm,形制与以上几件馆藏器相同,方唇,天盘口,短颈,丰肩,肩以下渐敛,砂底无釉。造型端稳,胎体厚重。紧皮亮釉的器壁上整齐排满10000个不同形态的“寿”字,故称为万寿尊。近口沿内颈处贴有纸签,其上墨书有“饭田新七氏”。万寿尊有旧配木座一组三件,及黑漆带铜活大木匣。木匣上贴有一张写有“饭田新七氏”、“一万个寿字”、“第十五号”字样的纸签。

何为万寿尊

万寿尊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个奇迹,关于万寿尊的讨论一直不绝于耳。长久以来,学者们普遍认为万寿尊是为康熙皇帝60大寿而烧造的。但近年来林业强馆长根据相关史料及存世两件《万寿尊赋》青花笔筒,推断万寿尊应为康熙二十二年,康熙皇帝三十大寿,由时任两江总督于成龙为康熙庆寿而烧造的寿礼。从赋中诗文:“卜世卜年,树德并九鼎之巍巍。可勒可铭,振声重九钟之赫赫。”可知,当时共烧造有万寿尊九件送达京城。故而,赋中写道“举当朝,宁九天,展帝座威仪,捧达枫宸,万国觐天颜咫尺。”烧造有九件万寿尊,除了有以九为度,九五之尊之传统礼数外,更蕴含有大禹之九鼎、国家之社稷的含义。其上书有一万个寿字,除了书法艺术与窑火匠心之完美结合之外,更有祝愿康熙及大清国运“千秋万岁”之意。

万寿尊上的字

万寿尊赋中也精确的描述了万寿尊寿字的排列规律:“七十五横列其字,以如之积。其余以象闰国风之名。一十三直垂其墨以均也。借其行以分域。”万寿尊器身75行,每行130个字,计9750字。其余的字写在口部、口沿外部、足部。口部2行,每行77个字,计154字;口沿外部1行48字,足部1行48字。共计10000字。

根据林业强馆长研究,万寿尊主体篆书寿字共有975种字形,如是书写10遍,便是9750字。而这975种字形又包括哪些呢?

《万寿尊赋》指出,“若夫蝌蚪缤纷,虫鱼辐辏,穗书着体,夫农轩鸟迹,成文于颉籀。或会意以表云雯,或象形而图辰宿。风樯阵马,笔端认石鼓之周宣。卧虎惊龙,墨渖灿琱戈之夏后。”万寿尊中之篆书变化无穷,有蝌蚪文、虫鱼体、穗书、农轩体、鸟迹体、古籀、会意字、象形字、石鼓文等。而这些字并非杜撰,而是均有出处,《万寿尊赋》中写道,“名因九五,集百家以搜坟典。篆广十千,法孔圣春秋之书,必系王于正月&&”这些字部分出自出土器物上的铭文,摘录于圣贤之书。千种篆书的变形,不仅展现了中华书法独一无二的艺术表现力,更浓缩了华夏上下五千年的璀璨文明。一个寿字,既是一个生命个体的终极追求,也是一个王朝,一个文明存在的意义。万寿尊在那样的一个时刻,将一个伟大王朝的工艺的、艺术的、历史的、文化的、权力的精华都浓缩在一件器物上。

传世万寿尊简述

万寿尊在历史上烧造有9件,对于这9件万寿尊的历史传承我们不能忽视。在北京圆明园遗址、平安大街施工现场、卢沟桥渣土填埋场(应为圆明园渣土堆)中分别都出土过万寿尊残片,可知应有三件万寿尊毁于兵燹。

而存世6只传世万寿尊流转历史大致如下: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底部有明显窑缝,为清宫旧藏,即当年从御窑厂进宫之后,就再未离开紫禁城。

南京博物院藏有一件,原收藏于北京故宫,为国民政府在故宫文物南迁行动中,将此件万寿尊运往南京,本计划运至台湾,后或因为器物硕大沉重,运输不便,便留在了南京博物院,以飨后人。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有一件,底部有明显窑缝,口部爆釉。原为香港银行家李国伟先生于1951/52年购于英国伦敦Kensington Antique South Kensington古玩店,运抵香港之后在50-70年代期间,一直用于在家中插雨伞。直到80年代初期,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来港,于九龙星光行举办清代帝后万寿庆典展览,对比故宫之万寿尊才知道香港这件万寿尊的重要意义,并请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杨伯达和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到其家中鉴定,确认了此件万寿尊的重要性,后于1999年9月9日捐赠给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上海龙美术馆藏有一件,此件万寿尊来源为美国私人珍藏,于1950年代入藏,后于香港佳士得2013年11月27日上拍,编号3419,成交价为6452万港币,由著名收藏家刘益谦购入,现收藏于上海龙美术馆。

据传美国纽约私人手中还珍藏有一件,传为早年清宫赏赐王室大臣得以出宫,具体情况不明。

最后一件即为本品,由日本京都饭田新七氏家族旧藏,并于昭和3年(1928年)九月二十日至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恩赐京都博物馆,作为展品在京都大博览会南会场陈列,并出版著录于昭和4年(1929年)十月出版的《古美术大观》卷四,目录册页115。

饭田新七(いいだしんしち)在日本家族显赫,为日本高岛屋株式会社创始人。在1928年,送展的应为饭田新七(4代)铁三郎,他是新七(2代)的次男,新七(3代)的弟弟,继承饭田新七名号,其于明治21年成为高岛屋(2代)社长、昭和19年(1944年)去世。他任社长期间,正是高岛屋产业蓬勃发展的时期,对于古美术器物也多有收藏,在《古美术大观》中亦有多件重要古美术品来自饭田新七氏家族收藏。

昭和3年为庆祝昭和天皇即位大礼而举行了大礼记念京都大博览会,会场在恩赐京都博物馆(现为京都国立博物馆),入场者人数大约318万人。此博览会作为为天皇即位大典献礼,经过恩赐京都博物馆(现为京都国立博物馆)的层层选拔,汇集了当时全日本重要寺院、神社、名门大家得珍稀收藏。后由恩赐京都博物馆和便利堂书店共同整理成册,成为当时日本国内收藏的重要文献资料,书名为《古美术大观》。

诚如中汉拍卖学术顾问金立言先生撰文所述“东瀛遗珠-沉浮于近代史的康雍御窑名瓷”,圣祖9件万寿尊的传承经历,恰恰诠释了中国近代史跌宕起伏。目前9件万寿尊中仅有一件仍在宫中,三件毁于兵燹,其余都远走他乡,南京博物院的一件也是被迫南下,其余几件都有流落大洋彼岸的经历。改革开放四十年,珍宝归途之势日趋明显,在一件万寿尊落户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一件万寿尊安家龙美术馆之后,有缘入藏国宝之机会再现,昔为庙堂重器,今属国之瑰宝,惊鸿出世,以飨藏界,万寿至尊,重归宝地。

 

 

香港中汉网上预展链接:http://auction.artron.net/XGZH-2184/PMH210160/

北京中汉网上预展链接:http://auction.artron.net/BJZH-1133/PMH21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