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详情

图录编号:14

清康熙 青花釉裡紅聖主得賢臣頌大筆筒

7 9/16 in. (19.3 cm.) Diam.

HKD 5,000,000-6,000,000

HKD 6,844,000

2018-5-31 13:30:00

香港中漢2018春季拍賣會-奉華III專場

  • 「大清康熙年製」六字三行楷書款
    拍品屬康熙御窯特有且或為特製之御用文房精品重器,故《飲流齋說瓷.說款識第六》曰:「書長篇成文者,如…《聖主得賢臣頌》……皆全篇錄齊,筆法出入虞、褚,均康窯之錚錚者!」。
    著名陶瓷學者葉喆民先生也認為此類筆筒「全篇用小楷書寫,十分工整可觀,而其前後各朝瓷器上均無此種作品,具有異常鮮明的時代特徵」。
    拍品造型、紋飾、款識與清宮舊藏清康熙青花釉裡紅聖主得賢臣頌筆筒相同,都堪稱康熙御窯文房的代表性作品,其前後各朝瓷器上均無此種作品,堪稱一代絕品。
    筆筒沉穩厚重,呈直筒形,胎釉堅致、瑩潤、細膩,附舊配硬木座及東瀛精製漆蓋,宮廷氣息濃厚。筆筒直筒形身,平底,底微內凹,底心有一圓形臍,內落「大清康熙年製」官窯款。胎壁厚薄適度,規整渾厚。內外均施透明釉,底臍外一週無釉。外壁青花恭楷書西漢王褒應漢宣帝之詔所撰長篇文章《聖主得賢臣頌》,字體秀逸,筆法精勁,極具晉唐風骨。《聖主得賢臣頌》,可參考南朝梁昭明太子蕭統《文選》卷四七《頌.聖主得賢臣頌》。
    「夫荷旃被毳者,難與道純綿之麗密;羹藜唅糗者,不足與論太牢之滋味。今臣僻在西蜀,生於窮巷之中,長於蓬茨之下,無有遊觀廣覽之知,顧有至愚極陋之累,不足以塞厚望,應明旨。雖然,敢不略陳愚心,而抒情素!……故聖主必待賢臣而弘功業,俊士亦俟明主以顯其德。上下俱欲,歡然交欣,千載一會,論說無疑。翼乎如鴻毛遇順風,沛乎若巨魚縱大壑。其得意如此,則胡禁不止,曷令不行?化溢四表,橫被無窮,遐夷貢獻,萬祥必臻。是以聖主不遍窺望而視已明,不殫傾耳而聽已聰。恩從祥風翱,德與和氣游,太平之責塞,優遊之望得。遵游自然之勢,恬淡無為之場。休征自至,壽考無疆,雍容垂拱,永永萬年。何必偃仰詘信若彭祖,噓呼吸如喬松,眇然絕俗離世哉!詩曰:濟濟多士,文王以寧。蓋信乎其以寧也!」
    拍品於全文後篆書鈐「熙朝傳古」釉裡紅方章款,與楷書題文相較,尤顯卓然古樸,器底落「大清康熙年製」六字三行楷書款,誠為風格獨具的康熙御窯佳作,可堪寶藏。
    康熙皇帝為鞏固初定的國家,大興文治,打破滿漢之分,彌合民族裂痕,擴充穩定基礎,特興「博學鴻詞科」,收羅人才為君王所用,又康熙在其《製硯說》寫道:「朕御極以來,恒念山林蔽澤,必有隱伏沉淪之士,屢詔徵求,多方甄錄,用期野無遺佚,庶愜愛育人才之意。」《聖主得賢臣頌》恰從這種君臣關係入手,鼓舞仕人實現青雲之志,報效君國,因此成就了這一時期此種裝飾題材的流行。
    據舊簽所知,拍品應為光緒二十七年,因日本使館書記官杉山彬被殺,外交欽差大臣那桐出使日本,以此筆筒作為獻禮。
    據《那桐日記》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東使日記中載:八月初五日,送國禮二分,桐送禮三分,巳刻遣誠玉如、來一亭、祝子笙、又使館馮孔懷翻譯送交外務省轉呈。即日發盛宗丞一電云:國禮已交,日後已見,杉山彬已祭,請其電樞垣代奏,並達全權……國禮皇太后送日後六色:二玉二磁二綢;皇上送日後六色:圖書集成全部、二玉二磁二銅。桐呈日皇四色:一玉一銅二磁;桐呈日後四色:一雕漆一磁二綢。桐送日太子四色:一銅三磁,拜客後另有單。
    葉赫那拉.那桐(1856-1925),字琴軒,一字鳳樓,滿洲鑲黃旗人,在清末光緒、宣統年間先後充任戶部尚書、外務部尚書、總理衙門大臣、軍機大臣、內閣協理大臣等,並兼任過京師步軍統領和管理工巡局事務。辛丑合約簽訂後,那桐被派為專使赴日本致歉。那桐從光緒十六年(1890年)到民國十四年(1925年36年)堅持寫日記,系統完整地記錄了晚清及民國初年的政治、外交、軍事及官僚日常行為生活。由於身處要職並處在一個特殊的變革時期,《那桐日記》的內容十分豐富。它系統完整,時間跨度很大,歷經了甲午戰爭、戊戌政變、八國聯軍入京、辛亥革命、溥儀退位等重要階段,對於研究晚清民初的政治、外交、軍事以及官僚機構的運轉都具有重要價值,並為研究滿族的歲時風俗提供了豐富的史料。
  • 来源:明治卅四年,□□十九日,□清國欽差專使大臣那桐□。八,四個之內。獻上。(簽)
    参阅:《故宮博物院藏清代御窯瓷器•卷一冊(上)》,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頁110,圖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