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详情

图录编号:307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封阿思哈尼哈番朱廷撒父一等侯爵世袭罔替诰命

34.5 × 445 cm. 

RMB 80,000-90,000

RMB 264,500

2014-5-17 11:00:00

2014北京中汉春季拍卖会-奉天承运 清代历朝诰命、敕命专场

  • 说明:本件封阿思哈尼哈番朱廷撒父一等侯爵之世袭罔替诰命,上起雍正二年,下迄雍正九年。朱廷撒为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简王的后裔,曾在清太祖崛起的战役中被俘投降,改编入汉军正白旗。雍正二年(1724)朱廷撒之孙朱之琏任知府,遂选中朱廷撒封为阿思哈尼番一等侯爵,世袭罔替;雍正九年(1731)朱之琏病故,封长子朱震仍承袭一等侯。清世宗发现清圣祖未发的谕旨,此事频频著录于《清世宗实录》卷三;《东华录》雍正卷三;《大清会典则例》卷三十吏部,卷八十二礼部;《雍正上谕内阁》卷十一;《清文献通考》卷七十七职官考卷一百二十群庙考;《清通志》卷四十六礼略;《清通典》卷四十九礼等官书之中。本诰命满汉文起首处,汉文作“诰命”,满文写成“奉天承运”。 本诰命满文在左,汉文在右;绫织颜色:由右到左,赤色、青色、黑色、白色、黄色5段色彩;引首:白色纸、白色绫;满汉诰命主文缂丝,其他缮写,文字颜色:汉文由右到左,黑色、赤色,满文由左到右,赤色、黑色;钤印4方:制诰之宝、制诰之宝、制诰之宝、制诰之宝;包首系五彩鹤锦。本件边缘略有破损,有水渍,黑色部份织线有磨损。 这件雍正朝诰命有二特色:1、在缂丝制式诰命文后缮写一篇清圣祖皇帝谕旨,此篇谕旨系清世宗在父皇遗留的匣子中发现,遂著录于本件诰命之上,作为训诫之用,此种做法在清代诰命中未曾睹见。2、本件诰命为清世宗谕旨的见证,足以证明清代对前朝的尊重,本件系珍贵史料;亦可提供清圣祖、清世宗的论史、治术等资材。 诰命记载: 诰命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朕惟尚德崇功,国家之大典;输忠尽职,臣子之常经。古圣帝眀王,戡乱以武;致治以文。朕钦承徃制,甄进贤能,特设文武勋阶,以彰激劝;受兹任者,必忠以立,身仁以抚,众智以察,微防奸御侮,机无暇时。能此,则荣及前人,福延后嗣,而身家永康矣。敬之勿怠。 朕近于圣祖仁皇帝所贻闲匣中,检得未经颁发上谕一道,谕内阁、吏、礼二部:朕于宫中详览前史,每见开国之主,必英姿伟畧,才识过人,始能创肇丕基,奄有天下。其谟谋经画,间虽详略之不同,未有不期其子孙,善克负荷,以传永久。迨其嗣君习于晏安,隳堕先业,或纵姿志欲,或委任非人,遂致纲纪废弛,倾厥宗祀,良可悼叹。明太祖天授智勇,崛起布衣,纬武经文,统一方夏,凡有制度,准今酌古,咸当周详;非独后代莫能越其范围,即汉唐宋诸君,诚有所未及也。乃至末叶,衰颓灾荒迭见,臣工则门户纷然,盗贼则西北蠭起;京师失守,社稷颠覆。考其嗣主,实未有如前代荒淫暴虐亡国之迹,葢亦厯数使然也。 我朝殱逐逆冦,入闗定鼎,明代诸陵特设人员,守护使不湮于荒烟蔓草者,亦已逾于旧典矣。朕三经南巡,皆诣明太祖陵园,亲行奠酹;更令严禁樵牧,岁加葺治。缅惟明太祖,旷世英雄,超轶往昔,规模典章;我朝尚多征据,岂可使其宗祀沦绝,承守无人。今宜大廓成例,访其支派一人,量授官职,以奉春秋陈荐,仍世袭之。庶可慰明太祖英灵于九原,亦以昭朕仁厚矜恤之怀,使天下后世咸共晓焉。尔内阁大学士即同吏、礼二部,确议以闻。 朕伏读之下,仰见我圣祖仁皇帝,海涵天覆,大庆深仁,远迈百王,超轶万古;朕思《史纪》东楼诗歌白马,商周以来,无不椎思前代,后世类多,疑致历代之君,宗祀殄绝。朕仰体圣祖,如天之心,远法隆古,盛德之事将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简王之后,原赐阿思哈尼哈番朱廷撤之嫡孙知府朱之琏特加旷典,授尔为一等侯,世袭罔替。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病故,将长子朱震仍承袭一等侯,世袭罔替。 雍正九年四月初一日。